圍墻剝落,“鴻蒙”初開

0 發布于:2019-07-08 13:49 閱讀: 131 次

從頭開始制作一個手機操作系統,并讓它至少站穩腳跟,甚至取得成功,這聽起來像是天方夜譚。

甚至比爾·蓋茨都承認,他們不能在手機領域復制 Windows 當年的成功,聽憑 Android 崛起,并帶來了一個 4000 億美元的教訓。[1]

但是,在內憂外患的催化之下,華為還是開發了用于替代 Android 的“鴻蒙”系統,它正準備向世界發出第一聲啼哭。

“鴻蒙”的出現恰逢其時——相比歷史上的那些艱難時刻,現在正是無限接近一個新的操作系統能走向成功的時機。

造生態,難于上青天

在大阪 G20 峰會結束后,美方稱有望解除當前對華為的制裁,給了華為手機的海外業務一個意外驚喜。[2]

受制裁影響,谷歌服務套件將在 90 天寬限期之后也即今年 8 月底開始,無法在華為海外新機預裝。諸多國外流行 Android 應用必須依賴此套件才可以運行。

這一紙禁令意味著華為手機將暫別谷歌一手搭建的海外應用生態,讓用戶恐慌,甚至在新加坡出現了低至 7 折的二手拋售。只是隨后,因為有人覺得可以轉手賣給中國大陸,價格又開始漲回來。[3]

在中國大陸,因為谷歌應用市場從未被正式準入,有需要使用谷歌服務和國外應用的用戶,一般都能自學知識破解,也出現了一鍵傻瓜式的“谷歌安裝器”。但對海外而言,這是否合法暫且不論,哪怕讓用戶手動多做一個操作,都會擋住很多只會一路下一步的人。

華為宣布他們有一個自研的備用操作系統,用于這種極端情形。它在媒體報道中有很多不同的名字,但最常用的是“鴻蒙”。據稱這個系統可以跨手機、電腦、電視、汽車等多種設備使用,同時支持運行網頁應用以及 Android 應用。[4]

跟自制芯片相比,自制操作系統聽起來更“不靠譜”。消息公布一個多月以來,不斷有人梳理國內外挑戰 iOS、Android、Windows 和 macOS 四大系統的各種失敗史。

現代操作系統從運行邏輯、界面、交互、硬件適配等多個方面,都已經高度趨同且非常成熟。雖然可能存在一些專利壁壘,但大家也多少都有規避的辦法—— iOS 曾因為高通起訴,而微調多任務切換的動畫效果。

唯一不同的地方,就在于生態。為你這個系統開發的第三方軟件是否足夠多?是否夠用?該有的東西是不是都有?開發者和用戶社群是否能夠互相促進,像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?

數不清過去有多少錢投入到操作系統開發之后打了水漂。像 WebOS 這樣把用戶體驗做得超越時代的優秀系統,沒能獲得一線生機;而 Symbian、Windows Mobile 這樣曾叱咤風云的舊日霸主,也都在短時間內匆匆隕落。

一切都可以歸結于生態建設的失敗,這真是關生死,定勝負的因素。

做得好,只因“做得早”?

如何從頭開始構建一個成功的生態?我們從 iOS 講起。

iPhone 初代并不支持第三方應用的安裝,但是它在功能和操控上的劃時代突破,吸引了全世界的關注。產品本身做得足夠好,以至于人們產生巨大興趣,這是讓它馬上能吸引到開發者的誘因。

多點觸控加上支持桌面 Web 功能的瀏覽器,讓當時的開發者只要做一個適合手機屏幕寬度的網頁,就足以成為一個“App”。

Safari 瀏覽器支持把網頁快捷方式放到桌面,圖標也跟原生 App 一模一樣。在 App Store 誕生初期,有很多 App 實際上只是一個瀏覽器的殼,把網頁做了封裝就上架了。放到現在,這是不可想象的。

App Store 一旦推出,蘋果對 iPhone 的宣傳重心就完全改為應用,對商店體系下開發者的宣傳、推薦和培養過程,也基本是從此時開始成型,并被后人效仿。

另一方面,已有足夠應用數量兜底的 App Store 保持了嚴格的準入機制,對直接安裝商店外應用的“越獄”圍追堵截,確保了收費應用開發者的權益。等到應用下載數、安裝數、付費應用收入等指標紛紛創下新高,iOS 生態的地位已經不可撼動。

只是對于其它后面來的玩家而言,蘋果獲得這般成功的關鍵幾乎就是三個字——做得早。

在另一邊的開放陣營中,Android 成功的秘訣也是做得早。

在體驗也不算差的 Windows Phone 7 出來的時候,它面對兩個問題:

原先 Windows Mobile 的應用全都不能沿用,甚至不能移植過去,對微軟而言相當于一切都要從零開始;既然是從零開始,這時候對面 Android 已經做了兩年。而這兩年里,微軟致力于讓大多數上市的 WM 6.5 手機支持全鍵盤,以發揮它移動 Office 的所謂“生產力”優勢。大體上,這就是蓋茨慨嘆的 4000 億美元怎么損失掉的原因。

要建設一個經典的應用生態,需要的并不是大力出奇跡,反而用力過猛會適得其反。特別是,直接引用別人(說白了就是 Android)的生態系統,并且無腦移植過來的做法,只會搭建一座了無生氣的“死城”。

我還記得微軟當初在華推廣 Windows Phone 應用開發之初,曾經許諾給報名的開發者都送一臺外殼靚麗的諾基亞手機,所需要的僅僅是把開發者已有的安卓程序,以簡單步驟轉制為一個 Metro 應用就可以了。[5]

前面說過,因為“做得早”,iOS App Store 和谷歌應用商店,最早期都可以允許一些網頁套了個殼的簡單應用上架,僅僅過了兩年,用戶就再也不可能接受這種東西了。

而一鍵轉換而來的應用,有時出現無法正常啟動或界面錯位等現象,商店也沒有及時發現和處理,這導致用戶看到各種各樣跟安卓同名的應用,但使用體驗卻極為差勁。

種種原因讓 Windows Phone 的應用商店被大小開發者拋棄。2015 年 3 月,支付寶發布 Apple Watch 適配卻不愿更新已沉睡 3 年的 WP 客戶端,引發用戶不滿。官微回復了一句:“你是1%,為什么要選擇1%的生活?” [6]

這句話讓“1%”成為中國 WP 用戶的自嘲專有名詞,直到微軟徹底放棄自己的手機操作系統為止。

狂“收稅”,圍墻現裂痕

iOS 封閉的應用生態被人們形象的稱為“圍墻花園”,因為開發者想要突破這個“圍墻”是基本不可能的。相比之下,Android 可以自由地分發和安裝后綴為 APK 的安裝包,因此走上了不同的發展道路。

人們對 iOS 的粘性,很大程度上是由眾多開發者貢獻的優質應用帶來的。蘋果卻利用這種難以掙脫的粘性,對平臺內的應用內付費(IAP)征收 30% 的手續費,開發者只能將這一成本轉嫁到消費者身上。

這導致對于一些跨平臺的產品,如果是在 iOS 客戶端內購買諸如電影、音樂、游戲道具等商品,支付的費用要比在安卓或網頁版購買貴三分之一。

2017 年,蘋果針對中國部分應用中出現的對作者“打賞”的情況,宣稱這也屬于應用內付費。也就是說,在微信公眾號、知乎專欄、視頻直播應用等地的打賞也要被抽成 30%。這對于風行一時的內容創業生態是一大暴擊。

iOS 形成的天然市場壟斷地位,導致其中幾乎每一個默認位置,對合作伙伴都是不菲的花銷。今年 2 月份有分析指出,為了保住在 Safari 瀏覽器中的默認搜索引擎地位,谷歌在 2018 年度向蘋果支付了 95 億美元,相當于蘋果 2018 年營收的 1/5。

該分析師計算:谷歌的這部分貢獻,加上 App Store 的分成收入,兩項占蘋果 2018 年服務營收的比例高達51%,占毛利潤比例更高達 70%。[7]

今年春季,蘋果發布了一系列的內容訂閱產品,收“蘋果稅”的習慣也沿襲到了這些新的服務身上,由于蘋果提出的分成比例過高,一些主流的出版商選擇抵制蘋果雜志訂閱服務 Apple News +。

從 2011 年開始,就有美國消費者提出對 App Store 高額抽成的訴訟。他們認為這增加了消費者獲取同類服務的時候,相對安卓等其它用戶付出的成本。

蘋果認為他們不是合適的原告,因為商店抽成是面對開發者,而不是用戶,應該由開發者來起訴。不過按照這個邏輯,開發者真的起訴了蘋果之后,還能不能繼續在 App Store 愉快的玩耍呢?

歷經 8 年多的不斷反復,直到今年 5 月,美國最高法院才以 5:4 的比例,判定蘋果在這一階段性的訴訟過程中敗訴。也就是說,任何 iOS 的用戶,而不僅限于開發者,也都可以提起反壟斷訴訟。消息一出,蘋果的股價大跌,投資者擔心這會影響到蘋果服務產品的盈利模式。[8]

受到這一判決結果的激勵,在 iOS 開發者群體當中也有人挺身而出。6 月初,有兩名開發者向蘋果所在的圣何塞地方法院提起反壟斷訴訟,稱 iOS 只允許一家單獨的應用商店運轉,不允許其他第三方的商店,削弱了用戶的自主選擇權。如果這一訴求獲得法院的支持,那其實也意味著在海外安卓系統當中只有 Google Play 商店的情況也要改變。[9]

目前這些案件都還在審理過程當中。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這些小小的變化正推動著已經穩定運轉了 10 多年的 App Store 模式發生變化。圍墻花園的高墻開始出現了裂縫。

“輕應用”,跌倒再爬起

推動這一裂縫變得越來越大的,還有兩個重要的因素。

在國內,全民普及的超級 App 紛紛推出了小程序,總算把手機網頁充當 App 的多年志向部分實現。

小程序是一種封裝好的基于 XML 變種語言的軟件包,依賴母體 App 獲得讀取個人信息及調用手機硬件能力的權限,跨越 iOS 和 Android 平臺限制,能夠共享一致的用戶體驗。

不管是此前百度、UC 瀏覽器的“輕應用”,還是之后手機廠商推出的“快應用”,都不能像微信、支付寶、百度系、字節跳動系 App 一樣,對所謂“網頁應用”的推廣起到這么大的推動作用。

在中國,人們習慣于在少數幾個超大型的 App 當中完成幾乎所有的事情。早在 PC 互聯網時代,英語用戶習慣使用 AOL、雅虎和谷歌的搜索框來獲取信息,而中國人則鍛煉出了使用密密麻麻的網址大全的習慣。

同樣的風格差異也體現在中英文購物網站的區別上。淘寶、京東等網站擺滿了商品信息,而亞馬遜的每次改版都反其道而行之,盡可能追求頁面的簡潔。你很難簡單評判兩種習慣的優劣。

這些超級 App 成為一個籠罩在操作系統之上的新的平臺層。華為要做“鴻蒙”,只要這幾個超級 App 分別實現了適配,那么架設在上面的所有小程序生態都可以無縫轉移過去,大大減少了人們適應新系統的障礙。

超級 App 挾用戶而令商店,跟蘋果和谷歌之間形成了亦敵亦友的關系。蘋果曾強迫微信贊賞功能抽成 30% ,微信干脆先撤下贊賞能力,談判一年,最后毫發無傷。在蘋果的發布會上,微信經常被放在 iOS 的相關幻燈片上,作為中文應用的代表出現。

在國外,利用最新 Web 技術的漸進式網頁應用(PWA)正成為潮流。新的 Web 標準令 PWA 不同于以前的手機版網頁,具備了本地存儲、調用分享接口等能力。

已經醞釀了 10 年以上的“網頁應用”,之所以到了近一兩年才有跟原生應用分庭抗禮的跡象,是因為技術終于到了成熟的時候。這就好像微軟早在 2002 年就推出了平板電腦版的 Windows,但是最終實現平板電腦的“完全體”形態,卻要等到蘋果的 iPad。如果技術不到那個程度,揠苗助長不會有好結果。

早期的網頁應用,因為操作系統的運算能力和后臺駐留能力不足,導致頁面不斷的刷新,表單信息容易丟失。而且如果不在室內的 WiFi 環境之下,在手機上還容易因為斷線而無法繼續操作。當時的網頁技術也不具備離線緩存的能力,也無法調用系統的攝像頭、麥克風等硬件。

隨著互聯網標準的完善,除了以上提到的能力之外,網頁的繪圖效率也因為 CSS 和 HTML5 Canvas 的改進而提高;一些 3D 效果可以通過 WebGL 等技術,不用插件,直接在瀏覽器中實現。

甚至支付都不是問題—— Facebook 宣布推出的穩定幣 Libra 必定會應用在眾多內嵌 Facebook 框架的網頁,即使是網頁版的用戶,也可以正常的收付款或查看錢包狀態。

與此同時,5G 網絡的普及和網絡信號覆蓋率的提升都意味著操作網頁元素時,可以加載和緩存更多內容,避免應用崩潰。

PWA 最激動人心的地方,就是它的本質是一個網頁。這意味著任何現代瀏覽器和操作系統都可以支持它們,并獲得完全一致的使用體驗。

PWA 已經獲得了谷歌和微軟應用商店的官方支持,可以獲得跟原生應用類似的圖標和啟動方式;在 Windows 10 的將來版本中,PWA 更可像原生應用一樣在“設置”里卸載。[10]

沒有獲得移動互聯網“船票”的微軟,和正打算推出新操作系統 Fuchsia 的谷歌,都把 PWA 看作是在當前的原生應用體系之外,新建生態的突破口。

在用戶和開發者“以卵擊石”般悲壯的法律挑戰之外,中國的超級 App 和全球合作的 PWA 開放環境,共同給花園的圍墻撕開更大的缺口。

不管是強大的廠商希望自己打破操作系統的區隔,還是小開發者以 Web 標準實現終極的跨平臺編程,都是在實踐一個由來已久的心愿:當初 Java 所提出的“寫一次就到處運行”的理想,將在這些繼承者身上得到延續。

結論

今年 4 月,有人因為主力辦公電腦送修,所以不得不使用 10 年前的筆記本電腦工作。結果他意外地發現:雖然有點慢,但是不影響使用。10年前的電腦依然能夠滿足日常工作。

開發者阮一峰評論說:[11]

“如果 2009 年讓你去用 1999 年的電腦,那是不可想象的,根本沒有實用性。但是,2019 年去用 2009 年的電腦,卻是完全可行的。這說明,過去十年的硬件進展不太大,導致 10 年前的硬件不是那么過時。過去十年,進展主要體現在軟件上面:軟件功能更強大、使用更友好、界面更美觀。”

多年前,航通社寫過《軟件應不應該更新到最新版》,表達了類似的看法:[12]

很多情況下,軟件并不是越新越好。有些新版要求單機軟件強制聯網,加入你并不需要的會員功能和消息推送;有些新版和舊版,甚至同一版本的自家軟件不兼容;有些產品更是從頭到尾蛻變成另一款你不認識的軟件。

上述問題都是操作系統原生應用普遍存在的。如果同一款軟件有對應的網頁版,那么只需要一個瀏覽器,就可以避免大部分煩惱。在桌面電腦上,瀏覽器就是我們所說的“超級 App”。

歷史上,PC 操作系統的軟件生態經歷了從純粹的單機軟件,到出現 c/s(使用客戶端與服務器交互)再到 b/s (使用瀏覽器與服務器交互)的過程。這一過程也在手機操作系統上得到重現,雖然其中經歷了曲折反復。

眼下,由超級 App 和小程序、PWA、統一的 Web 標準以及 5G 等通信技術的進步,共同催化了在應用商店之外,一個全新的、開放的、跨平臺的生態。

蘋果曾經以 Flash 是一個閉源的技術為理由,在 iOS 中取消對 Flash 的支持,促成了這個風靡一時的網頁技術的凋敝。但 iOS 和 Android 本身也不能免俗于掌控一個封閉平臺的誘惑。

作為 iOS 和 Android “護城河”的應用商店,是再典型不過的“圍墻花園”,正是花園的高墻擋住了歷史上其它競爭操作系統的道路。現在,高墻終于開始出現了裂縫。

如果華為“鴻蒙”系統能僅僅憑借對大量 PWA 和小程序的兼容性,就成功站穩腳跟,這將是一個重要的標志,意味著頭部操作系統長期積累而成的應用生態壁壘,今后將不再扮演像現在這么關鍵的角色。

而操作系統的地位,也將下降到作為一個承載瀏覽器和個別超級 App 的容器,不同系統之間的操作習慣幾乎可以無感知地移植,這樣用什么操作系統就再也不是一個問題。

這是“鴻蒙”的機會,也是我們所有人的機會。

相關資料

[1] https://techcrunch.com/2019/06/22/bill-gates-on-making-one-of-the-greatest-mistakes-of-all-time/

[2] http://tech.sina.com.cn/i/2019-07-01/doc-ihytcerm0437333.shtml

[3] https://www.zaobao.com/znews/singapore/story20190523-958860

[4] https://news.mydrivers.com/1/630/630953.htm

[5] https://tech.qq.com/a/20110219/000090.htm

[6] https://www.ithome.com/html/windowsphone/134028.htm

[7] https://www.cnbeta.com/articles/tech/817521.htm

[8] http://finance.sina.com.cn/stock/relnews/us/2019-05-15/doc-ihvhiqax8865477.shtml

[9] http://www.techweb.com.cn/world/2019-06-05/2738826.shtml

[10] https://tech.sina.com.cn/n/k/2019-06-19/doc-ihytcitk6190308.shtml

[11] http://www.ruanyifeng.com/blog/2019/04/weekly-issue-51.html

[12] http://www.geekpark.net/news/187221

添加新評論 ↑↑

生财有道官网